而广州仅为36%

2021-06-20 19:54

该蓝皮书说,2012年广州经济规模仅为上海的67%,为北京的75%。广州经济规模较小主要是城市规模相对较小造成的。广州人口规模仅为上海的54%、北京的63%,而城市建成区面积也仅为上海的63%、北京的78%。城市综合实力的提升离不开腹地的支撑,而广州的直接腹地珠三角经济圈仅有4万平方公里,远低于北京所在环渤海经济圈的21万平方公里和上海所在长三角经济圈的11万平方公里。

日前,由广州市社科院公布的广州经济蓝皮书指出,当今发达国家创造的gdp当中,居民工资性收入一般可占到70%左右,目前广州仅为这一标线的一半左右。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三大城市中,虽然广州人均gdp最高,但居民实际获得的人均福利水平却低于上海。

仅仅在商贸业方面,广州有一定优势。广州是全国新型商业和消费模式的引领者之一,网上购物和刷卡消费规模均居国内第一。但从结构层次看,广州连锁率低于京沪,世界知名零售商进驻率和奢侈品牌进驻率等指标也明显低于京沪,表明广州的商业档次不及京沪。此外,从批发零售比这一指标看,上海商贸辐射力最强,而广州略高于北京居第二位,与上海的差距并不太大。

为此蓝皮书提醒称,当今广州在城际竞争中面临被超越的危险,但其改革精神与动力却明显弱化,许多重大改革方案在政府内部即遭到巨大阻力,改革被迫拖延乃至无果而终!

蓝皮书也指出,广州居民实际获得的人均福利水平(主要以居民收入计)虽高于北京却低于上海。从相对值看,京沪的福利溢出率均超过40%,而广州仅为36%,表明广州在全社会创造的经济成果中居民获得的福利占比最低。而当今发达国家创造的gdp当中,居民工资性收入一般可占到70%左右,目前广州仅为这一标线的一半左右。

在总部经济方面,北京实力居全国第一,上海紧随其后,广州与京沪实力差距较大。且从动态角度看,2006-2012年间广州总部经济发展指数与京沪的差距进一步拉大了,且排名也从全国的第三位下降到现在的第四位,被深圳所超越。

广州经济蓝皮书比较了北上广三大城市的经济发展实力,指出目前存在的差距。

既然可以并称北上广,广州经济实力为何又这么弱?就此,蓝皮书给出的直接原因是:城市规模较小。

蓝皮书指出,目前广州改革精神和制度红利在弱化。上世纪80年代,广州在制度变革和机制创新上曾创造了多项全国第一。蓝皮书进而认为:“自跨入新世纪以来,广州在改革创新方面的势头明显减弱,许多新的重大制度创新鲜有出自广州,而来自深圳、苏州、温州、天津、重庆等其他城市。”

在我国现行体制下,中央政策支持对城市的崛起非常重要。而三大城市中京沪均为省级直辖市,北京更兼首都优势,而广州仅为副省级城市,这种体制上的差异使广州在可控财力、国家级资源和功能配置方面都处于劣势,目前国家唯一赋予广州并具有全国影响力的也就是“广交会”这一商务平台。

北上广比较,广州金融业规模只有北京、上海的1/3,占城市gdp的比重仅为6%,也不到京沪两市的一半。广州工业总产值和增加值远落后于上海,且广州集中度低,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只有85%,同期上海、北京为95%和91%;龙头企业也偏少,在中国制造业500强中,北京39家,上海23家,广州只有5家,在前10强中,广州竟无一家入围。

广州经济蓝皮书认为,经济效率反映了一个城市的资源利用效率,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其财富创造能力。广州人均gdp略高于京沪,规模以上工业经济效益也好于京沪。且在三大城市中,广州人均gdp最高,显示人均创造财富水平最高。

与此同时,记者注意到一项针对新一代外来工生存状况的调查也显示:六成以上新一代外来工拥有高中及其以上文化程度,但是高达四成的新外来工仍然是通过非正规渠道就业。

蓝皮书据此认为广州应该依托四大优势区域发展:一是作为新城市中心的天河区,gdp第一,是服务经济最强区;二是作为现代产业基地的萝岗区,工业规模第一,是工业经济最强区;三是作为国家级新区的南沙区,是典型的政策强区;四是拥有国家级开发区的增城区,是未来发展潜力最大区。

有关蓝皮书指出:广州经济水平和京沪落差明显,居民福利溢出率最低

居民福利溢出率最低

广州经济实力为何这么弱?

经济蓝皮书在给广州的发展建议中指出,要尽快缩小与京沪的差距,必须立足于发挥广州固有的优势因素。今后要集中资源扶持汽车、商贸、物流三大优势产业稳步壮大。

蓝皮书还建议广州着力培育优势资本——城市魅力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广州领改革开放风气之先,凭“千年商都”美誉率先在商品经济大潮中破浪前行,其城市魅力独领风骚。而上世纪90年代末后,大量人口无序涌入,出现城中村、马路经济、社会治安、环境恶化等问题,广州一度被国人戏为“国际大墟镇”,加之全国开放格局的形成和长三角的崛起,广州城市魅力大减。

经济水平和京沪落差明显

广州创新能力也远逊于京沪。创新投入上,北京rd投入占gdp比重高居榜首(约6%),上海次之(3%),而广州还不足2%。创新产出上,京沪专利产出均遥遥领先于广州,广州专利授权量不足北京的1/2,不到上海的1/3。

借助“中国第三城”培育城市魅力“广州今天在高端功能上的差距,固然有国家政策的因素,但与自身魅力弱化也不无关系。”蓝皮书指出,广州今后应借助“中国第三城”和国家中心城市的名号,强化城市魅力的培育,以综合竞争力提高对外影响力,以独特优势增强城市吸引力,以良好的制度环境和文化氛围营造亲和力,以宏大的发展蓝图创造想象力,高度重视营销城市的特色、潜力、前景和地位。

蓝皮书分析指出,广州福利溢出率偏低,一方面暴露了国民收入分配上的缺陷,另一方面也与广州以外资为主导的经济结构有关。此外,相对于京沪,广州产业结构层次偏低、多数行业处于产业链低端也是原因之一。

一方面是广州居民的福利溢出率偏低,另一方面是新一代外来工遇到的工资偏低这个“首要问题”。很显然,广州遭遇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发展困局。

此份由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发布的2014年广州社会蓝皮书也指出:新广州人遇到的首要问题是工资偏低(60.2%),其次是消费太高(16.8%)和住房太贵(14.2%),再次是看病难、看病贵(8.6%)。

LINKS